爆款打造方案:湖南集中受理和查处人力资源市场违法行为举报投诉

衣装理容编辑:监管部
Lina
衣装理容编辑
2019-09-21 00:25:05来源于:中国鞋机鞋材网
分享:

爆款打造方案,淘宝现开店多少钱,天猫顶尖运营,正品淘宝,如何手机开淘宝店,拼多多特价

  美艳教主坤X清冷皇子正

  /蔡教主开始他追妻生涯~

  小葵冲鸭!!!

  (七)

  朱正廷幽幽转醒,已三日之后。也许太累,加上蔡徐坤这莽撞掌,竟让他睡得昏昏沉沉。

  半睡半醒间,只闻异香抚鼻,听得丝竹绕梁,空灵琴声时断时续,仿佛来自仙界。缓缓睁开眼,惊觉自己睡在柔软舒适床榻上,环顾四周,轻纱柔曼,雕梁挂栋,盆景幽兰,清宁淡雅之极。

  自己不来落尤寻祭魂幽吗?这…哪儿?

  胸口还在隐隐发痛,欲将近日之事慢慢回忆,却觉头脑亦昏重,又要闭眼沉ィ刺枚个声音响起:

  “公子,您醒啦?”

  双目微睁,发现个约莫十六七岁清秀少年正站在床边望着他。

  看到这少年样子,蓦地想起阿丞。

  三天,不知阿丞否安好,能否从那片大雾里冲出去…?他才十八岁,正最美好年纪,如若遭遇不测,那自己便有不可推卸责任,纵千死万死也无法弥补良心不安。

  想到阿丞,朱正廷神色黯淡下去,心又沉沉。

  “我这就去禀告教主去!”说罢,少年几步跃出房间,活泼如只灵兔。

  不多时,蔡徐坤就急匆匆地赶过来,后面跟着叔父蔡凌和三四个侍仆。

  朱正廷到蔡徐坤,心里自猛地怔。只见蔡徐坤身明艳动人,光彩熠然红袍,头发没有束起,懒散地搭在肩上,半缕秀发垂在腮边,星眸半掩,妖艳异常。虽未穿女装,但那张倾国倾城脸蛋儿,当真太令人难忘。

  “你…那个…醉月阁花魁?”朱正廷缓缓抬起手指着蔡徐坤,语气里带着丝惊诧。

  “没错,正本教主,蔡徐坤。”

  “我们,又见面。”

  蔡徐坤站在玉珺玦床边,直直地望着床上人,目光炯然。

  “在下朱正廷,见过教主…”朱正廷撑起身子,半卧在床上,“敢问教主救愚下?”

  “…我救你…”蔡徐坤脸上明显不安起来,“不过…也我把你打伤…”

  “我们教主下手没轻没重,还望朱公子海涵…”蔡凌也走到床前。

  “前辈言重,”朱正廷微微欠欠身,“晚辈有错在先,不经教主允许就……”

  偷看教主洗澡事,实在难以启齿。

  蔡徐坤望着朱正廷脸上微微泛起红晕明艳宛若ǎ拿偷靥几拍。

  “不管怎么说,来到花樱教,就我们客人,”蔡凌微笑说道,“朱公子,三天没吃东西怕饿紧吧?我们这儿远离集市,没有鱼肉油荤,只有清淡素斋,朱公子只能委屈些…”

  说罢,身后侍仆端来几碟精致小菜和白粥。

  “阿昊,伺候朱公子用饭…”蔡徐坤转身对刚才那个少年吩咐道。

  “,教主…”

  那个叫阿昊少年动若脱兔,几步来到朱正廷床前∷起白粥,就要向朱正廷嘴里喂。

  “来到贵地,已打扰,怎敢劳烦…”

  朱正廷轻轻推开阿昊手,欲要坐起来,却引来阵剧烈咳嗽,伴着胸口阵阵发疼,刚刚红润脸色又苍白起来。

  蔡徐坤望着憔悴不堪朱正廷,又自责又心疼,轻拍着朱正廷肩:

  “朱公子,我把你害成这样,如今你元气大伤,不好好调养会落下病根,我萌里有上好药材,朱公子就安心住在这儿,等身体完全康复罢…”

  番话,自温柔之至。

  在场奴仆从未见过蔡徐坤下说这么多话,待人这般温和√徐坤虽不个脾气暴戾教主,但幼时经历和阴影早已使他不像外表样温顺可亲,他霸气,桀傲,甚至狠绝,才使他稳固地坐在花樱教教主位子上,才使武艺高强千百教众臣服于他,才使他年纪轻轻就冠绝武林,叱咤江湖……

  可今天,究竟怎么?

  (八)

  再说袁淳耀那边。自从上回遇刺以来,袁淳耀就像换个人,再也没去过风花雪月之所,终日神经兮兮,但依然每天不间断练功,这回遇刺让他明白,自强中自有强中手,卧虎藏龙江湖,高手真太多。

  袁淳耀派出寻ㄓ=套芏大批人马,已经把洛阳城翻个底儿朝天,却无所获。醉月阁已被彻底查封,曾经宾客满盈,夜夜笙歌“洛阳第楼”如今已人去楼空,派苍凉〈照袁淳耀吩咐,从老板到小二统统关进死牢,但他们确实跟蔡徐坤没什么关系,无论怎么严刑逼供,却丝毫提供不什么有用消息。有说蔡徐坤魔道恶灵,专门害人性命,还有人说蔡徐坤西域妖女,蛊惑人心…总之,为保命,说法千奇百怪,五花八门。

  袁淳耀已经断定蔡徐坤就十五年前被灭门蔡家后代,有这样个巨大隐患,向谨慎小心袁淳耀自寝食难安。只能每天没命练功,来消除内心深深不安与恐惧。

  朱正廷卧床已第五天,阿昊每天跑进跑出,侍候很周到。朱正廷甚不习惯这种日子,即使在皇宫里,虽终日锦衣玉食,但生活也从未曾如此平静安逸。

  “公子,天气甚好,教主命我带您出去走走!”

  阿昊伏在朱正廷床边,如只温顺小兽,模样甚讨喜。

  “也好…”朱正廷起身下床,“休息这么多天,该恢复…”

  “公子慢点…”

  朱正廷苦笑,他还没有这么脆弱。人称“天外月仙”莫大师尊得意弟子,武功自不凡,只师父教诲,做人切不可张扬,江湖险恶,树大招风,过分显露有时会招致意想不到杀身之祸。可这次实在伤太重,若不师父莫清月救他输入丝真气还在体内残存,蔡徐坤那掌非夺命不可。

  躺数天,站在地上居然感到微微眩晕〃定神,走出屋外。

  这花璃宫别院,院落不大,却打扫干净,分外雅致。朱正廷惊喜地发现院落东南角栽种着棵梨花树。正值四月中旬,正梨花开得最盛时节,梨花不似樱花那般火红热烈,而独自地开放,静静地流淌着那抹清冽素白。

  这落尤,怎么会有梨花…?

  “这梨花,前任教主为教主夫人栽下…”

  阿昊见朱正廷望着梨树出神,解释道:“夫人性情寡淡,不喜樱花,却偏爱素白梨花,教主深爱夫人,便命人种下这棵梨花树…可惜,第二年梨花开得最繁茂时候,夫人却得病去世…”

  十五年前,蔡氏灭门惨案发生后,蔡凌带着侄儿蔡徐坤路逃亡向南,投奔友人——花樱教前任教主莫镜梵。教主莫镜梵与夫人花璃婚配数年,膝下无子,却偏爱乖巧伶俐蔡徐坤,并将其视如己出。花璃病逝后,教主莫镜梵思劳成疾,不就便郁郁而终,临终前不仅将毕生武学尽数教与蔡徐坤,还将教主之位传给年仅十五岁他。难得蔡徐坤年少才干,竟将花樱教管 理井井有条…

  阿昊五岁便被送入花樱教当侍童,教中上下事,他自清二楚。

  “夫人虽然性子冷漠,但却个极好极好人呢…”阿昊好像有说不完话,“对,这翎兰苑,便夫人生前居所呢,而且据说历任教主夫人都住在这儿!”

  怪不得环境如此清幽,原教主夫人居所呵…

  “那…你们现在教主夫人呢?”朱正廷问道,他向不怎么关注他人之事,但这次,真好奇。

  “公子说笑啦…”阿昊咯咯笑道,“我们教主还未曾娶亲呢,不过我觉得能配得上我们教主,必世间绝色美人!”

  “呵呵…啊…”

  朱正廷随声附和着,但不知怎,心里蓦地升起丝淡淡落寞。

  “我有事,可否问之?”

  朱正廷脸色突然凝重起来,便想到那祭魂樱。

  “公子但说无妨…”

  “敢问…你可否听说过祭魂樱?”

  朱正廷话音刚落,阿昊霎时白脸,“扑通”声跪在地上,身体发抖如筛糠:

  “公子不要问阿昊这个…!阿昊不知道…阿昊什么都不知道!”

  “诅咒之花…死亡之花…”阿昊喃喃自语。

  “公子,您让我做什么都行,求您别问我这个…让教主知道,非把我舌头割不行啊!”

  “你起来罢,我不问你便…”

  嘴上这样说,但心下甚诧异,这祭魂樱究竟何物?竟把个少年吓成这个样子…

  “谢公子成全…”阿昊战战兢兢地站起来,着实被吓得不轻。

  “你们教主,看起来脾气很好样子呢。”

  朱正廷岔开话题,缓缓说道。又不由想起那双抚在他肩上手,心下涌出阵阵温暖。

  “嘘…公子不解我们教主…!”阿昊像个孩童般伏在玉珺玦耳边悄声说道。

  “您没有见过他发脾气样子…!还有,他杀人时样子也好凶…”

  朱正廷自见识过,那日在醉月阁,便早已领教到蔡徐坤霸气与狠绝。

  “不过我们教主生得好看,人缘又好,我们都很喜欢他呐…!”

  阿昊又抬高声音,好像故意要给蔡徐坤听到似。

  朱正廷笑笑,静默,无言。

分享:
相关阅读
论坛精华
每日精选
衣范追踪潮流街拍